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爱心在传动 亲情在涌动

日期:2016-04-15 来源:大学生网

小苹果,我们姑且不谈,先说这可怜的孩子小樱桃吧。

“爷爷,奶奶,我冷,我冷。”小樱桃裹着厚厚的被子,路上还一直喊冷,这张大爷也只能加油了。

张大爷夫妇老了,花白的头发遮住了他们的脸,可是满脸的汗水也说明了他们的“年轻”,他们那无私的爱。

山上的路崎岖陡峭,看似很近的路,他们却走了很久。

也许,这本身就是爱心在传动,亲情在涌动。

这小樱桃毕竟不是他们的亲孙女,他们也许只是因为当年那时的邻居哥哥嫂子照顾过,还有这小芳和小康是个好孩子,所以才这样拼命着照顾着。

但命运却不曾眷顾过任何一个人,或许只要你坚持了,努力了,那离黎明也就不远了。

小樱桃他们在医院快下班时,及时赶到了。

医院还是那个医院,樱桃树还是那颗樱桃树。

只是这樱桃树不觉长高长粗了许多,可他们此时真的会有那个心情赏樱桃吗?

“大夫,大夫,快救救这个孩子吧。”着急的张大爷夫妇一进门,就不顾一切的大喊了起来。
美文

大夫还是那个王大夫,只不过苍老了许多,他显然也认得这个女孩。

“老叔,莫慌呀,赶紧说说这孩子这又怎么了?不是已经快好了吗?”王大夫见张大爷这样,便疑惑的问道。

原来,这王大夫也一直都跟他们联系着。

张大爷顿时没了办法,也就只好如实告诉了王大夫今天所发生的事。

王大夫细心的听完,就赶紧给小樱桃打了一针,然后精心的输了液。

他做完这些后,不久,小樱桃也就昏昏迷迷的睡去了。

他们望着小樱桃,商量了许久,他们最终觉得还是得赶紧告诉这两个孩子的父亲小康。

张大爷经过一天的折腾,已经筋疲力尽了。

“不告诉小康,他们又能藏几时呢?还是,赶紧告诉小康吧。毕竟他们才是小樱桃的亲生父母,要是怪罪,那就拿我们老两口出气吧。”张大爷想着,不由的陷入了沉思中。

但他们更知道也许这电话一通,那这所有美好的想念,美好平静的生活也就真的一下子全都乱了。

这小康夫妇会怎样看待这老两口呢?还有这老两口以后的日子又会怎样呢?

也许,此时真的只能顺其自然了,那小康夫妇又会怎样做呢?

这一切因缘因情而结缘,那就不如期待善缘吧。

张大爷蹒跚着去给小康打电话了,那他们现在的心情又会是怎样的呢?

毕竟一个孩子不见了,另一个却又在医院躺着。

尽管心情是异样的沉重,可是张大爷他们也知道现在必须这样做,毕竟长痛不如短痛,夜场梦多,指不定还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只是张大爷他们此刻不想生活在痛苦里,一方面年纪大了,另一方面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了。管他小康夫妇怎样想的呢?他们终究也要寻个结果。

张大爷颤抖的手拨通了小康的手机,那边手机通了,却一直没人接。

“到这个点,小康也该早下班了。”张大爷轻叹着。

那到底又是什么情况呢?

也许,血溶于水吧!

小康夫妇这几天也一直在做噩梦,所以刚才那电话一响,小康也不由的愣住了。

他不想让梦中的画面变成现实,真的不想,也许但愿那仅只是一个梦。

但小康毕竟在外也经历了不少,所以最终还是忍不住接通了电话,或许他们还有别的事情吧?

小康接过了电话,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毕竟他们只是邻居,他们本身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紧紧只是邻居而已。这样,小康也应该知足了。

“叔叔,现在身体好吗?吃胖了没有?还有我那婶子身体可也还好?”小康不慌不急的高兴的问着。

“大侄子,我老骨头对不住你了,那小苹果在河里洗澡不见了。小樱桃跳到河里去找弟弟,现在还躺在医院昏迷发高烧呢,老叔有罪呀,有罪呀。”可是电话那头却一直没回音,张大爷听到这里,他也知道小康孝顺,所以没等小康把话说完,张大爷就立刻打断了。

张大爷哽咽着,低泣着,可是电话那边的小康呢?他又会怎样呢?

只是这小康清楚的知道:他们老两口这么多年对他们的照顾,他们不图回报,不图感恩,就这样一直无私的帮助着他们一家,他们是小康最亲的人,是小康的父母。

“老叔,兴许只是现在还没找不到。再或者,我和小芳还年轻,以后我们还能生。”小康在思忖片刻后,稍微整理了一下情绪,微笑着应着。

张大爷的心稍微缓和了不少,可是事情真的会这样吗?

电话那边,小康强忍着泪水说完了这一切,可是心里又怎能一时片刻平静下来呢?

小康,还有旁边的小芳听到这里,心里很不是滋味,好像身体此时风一吹就到了。

孩子们一直是他们的骄傲,可现在事情又怎会变成这样呢?

“老叔,你们先找找吧,兴许没事,我和小芳明天就回去。”小康本还想说什么,但又怕说多了,张叔伤心自责,所以就赶紧挂了电话。

挂完电话,小芳瘫了。

孩子一直是他们的精神支柱,但也许小康刚才打电话,有点匆忙,那小康也只是心里担心他们老夫妻和孩子们,所以一时片刻就好像忘了细问这小樱桃的病现在好了些没有?

小康他本想再打起,可这时却被小芳制止了。

“那边的张大叔呢,此刻心里会好受吗?”小芳伤心的说道。

泪眼问花花不语,问天天又不应,小康夫妇懊恼着,伤心着。

外边天黑了,那他们心灵的天空呢?

小康,小芳,你们还好吗?

小康小芳夫妇他们并没有责怪张大爷,可是他们却一直在自责中。

也许此时的滋味,真的是五味俱陈吧。

像这样的家庭,在中国还有许多,但像小康这样的却好似少了许多。

只是他们没有把张大爷当做外人,而是把他们当做了自己的亲人,当作了自己的爹娘,这样的恩情和亲情也许就是世界上人间最美的情素吧!真的,让人好生羡慕不已。

张大爷蹒跚着回来了,小樱桃还在病床上躺着,张大娘累了,年纪大了,竟在病床边“呼呼”的睡着了。

张大爷慢腾腾的挪到老伴前,然后脱掉了自己的外套,小心的搭在了张大娘的身上,只不过嘴里还絮絮叨叨的嚷着:“老了,老了,真的没用了。”

傍晚,张大爷的儿子从县城干活回来了。

“爸妈,去给小樱桃看病了。”他一回家,家中的婆娘就极不耐烦的嚷到。

“他们是不是老糊涂了,本身身体就不是很利索,还去照顾他们。”张大爷的儿子张啟显然有些生气了,毕竟父母也已经快70岁了。

“嗨,小苹果在河里找不到了,小樱桃又在医院躺着,他们又能怎么办呢?”显然,张啓的媳妇也很是心疼自己的公公婆婆。

“这老两口,是不是老糊涂了,现在小康的孩子又不见了……”张啓放下了手中的工具,就急匆匆的又往县城赶了。

等他到了县城,进了医院,一眼就看到母亲睡着了,可是这年迈的父亲却还在病房中紧紧守着小樱桃。

小樱桃也实在是太可怜了,还有这小康,他在外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的攒钱回家盖房,可是大娘却又得了重病去了。

QQ截图20160415113613.jpg

“爸,你还好吗?他们相信我们,就把小樱桃姐弟托付给了我们,可现在这个样子,那小康以后会怎样看待我们呢?”张啓疑惑的问着,张大爷夫妇年纪大了,儿子张啓也不忍心伤害他们。

这时的张大爷也看出了儿子的担忧。

“儿呀,我也知道你心里有点想埋怨我们老两口,可是儿呀,人这一辈子,没昧着良心,那老天爷是不会责罪我们的。”张大爷有些自责也有些担心儿子张啓接着说道。

“爸,你给小康打过电话没?小康什么意见?”张大爷说完,儿子啓子也觉得父亲说的对,但他还是一直不放心,就不停的追问道。

也许,这个时候,小樱桃身体好了许多,她醒了。

小樱桃听见了爷爷跟叔叔的谈话,就想赶紧起来了。

“孩子,多睡会吧,有爷爷叔叔呢。”张大爷安慰着小樱桃,可是执拗的小樱桃还是挣扎着起来了。

“叔叔,帮我找弟弟吧,我真的很想弟弟。”小樱桃挣扎着起来了,只不过这孩子年纪小,不过到是挺机灵的。这不,身体刚好,就跪在了张啓叔叔身边。

“樱桃,赶紧起来,先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叔叔这就赶紧回去找。”张啓听后,眼睛湿润了,毕竟这孩子才十来岁,她也太懂事了。

张啓于是又回了家,两家人没有血缘关系,而仅仅只是邻居,他们尚能如此,真的让人好生羡慕。

张啓回了家,然后四处打听了当天的所有的小孩,还有那些参加打捞的后生,可是他们最后都说没有见到这小苹果的尸体。

不过此时沉痛的张啓到是惊醒了:没有结果,那也许才是最好的结果。

是呀,小苹果他兴许还活着呢。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