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

李途纯无缘再续太子奶集团欲创业

日期:2016-07-28 来源:大学生网

在被拘禁15个月无罪释放后,李途纯同其一手创办、成败相依的太子奶集团已经再无直接关联。
早在几个月前,太子奶被三元股份(600429.SH)和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组成的联合体,以7亿元的出资接盘。
“大帅归来帐已破”,面对这个曾经坐拥数十亿资产的奶业帝国,李途纯似乎已经无力回天。不过,李途纯的代理律师、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主任翟玉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我们正在商讨维权的方案”,下一步是要依法维护李途纯作为太子奶集团股东的合法权益,并争取国家赔偿。这或许会让太子奶这场一度平息的“战火”再添变数。
不过,李途纯已经没有重掌太子奶帅印的可能。一位密切接触李途纯的人士向本报透露,李途纯已有另起炉灶的打算,“李总的态度很明确,还是想搞企业”。
无缘再续太子奶?

201126192504215.jpg
太子奶正按破产重整方案顺利推进,接盘者称不会受李途纯影响
2008年,由于企业扩张引发资金链断裂,太子奶出现经营危机。2009年初,湖南株洲市成立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以租赁的形式,托管经营太子奶集团。但随后,双方交恶,从唇枪舌剑最终演变成对簿公堂。
2010年7月,李途纯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批捕。案件中,李途纯共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职务侵占、抽逃资金、挪用资金四项罪名;而高科奶业原董事长文迪波,被媒体曝光“签下千万广告款、涉嫌利益输送”,于2011年7月底被“双规”带走调查。太子奶随后进入破产重整。
2011年9月,新华联控股与三元食品联合提供7.15亿元资金,偿还太子奶的所有对外债务,并获得重整后的太子奶100%股权及全部资产。
据了解,根据上述方案,新华联与三元联合以3.75亿元购买湖南太子奶公司的生产可用资产,包括厂房、商标、专利等有形和无形资产,两者分别占有40%和60%的股份。新华联另以3.4亿元购买株洲太子奶公司和供销公司两家的闲置资产,并成立株洲润坤科技公司管理运作。
根据几方签署的协议,重整后的太子奶公司总部仍将保留在株洲,同时会追加投资、盘活资产,将太子奶品牌做大做强。但这个李途纯创于1996年、曾于6年间(2001年至2007年)将销售额从5000万元飞奔到30亿元的奶业帝国,已经与李途纯没有关系。
按照新股东的设想,重整后的太子奶将在今年实现扭亏为盈,并争取三年之内成功上市。目前,太子奶已偿还所有已经确定的债务,新股东也早已进驻株洲生产基地。
“三元目前正在按照法院批准的重整方案一步步在做,进展很顺利。”三元股份相关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不愿透露更多细节。
太子奶相关人士也表示,目前三元和新华联联合体对太子奶的重整计划进展比较顺利。面对李途纯无罪释放并有维权打算的计划,太子奶该相关人士称,“李途纯根本无法插手太子奶业务,也不会影响太子奶的重整进程。”
估值争议
李途纯在拘禁中曾感叹:“李途纯跌倒,新华联吃饱。”
此外,据本报记者调查了解,李途纯对太子奶7亿元的估值也存在异议。据上述密切接触李途纯的人士介绍,早在李途纯被取保候审前的25天,三元股份和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联合体就已经初步达成了以7亿多元接盘太子奶的计划。当时尚在拘禁中的李途纯曾感叹:“李途纯跌倒,新华联吃饱。”
实际上,在上述计划曝光之时,媒体也提出过“估值过低”的质疑。据记者了解,李途纯在被拘前曾对外宣称,太子奶在鼎盛时期销售额超过20亿元,有形资产超过30亿元,无形资产亦有20亿元。二者相加近50亿元资产,最终仅以7.15亿元的价格出售。
对此,太子奶给本报回应是,李途纯所说的“30亿元有形资产”是指5个基地,而不仅仅是株洲基地。此次估值,土地是按照株洲市工业用地出让均价计算,而商标则是按照太子奶的实际市场占有率来计算。
根据公告,湖南太子奶的可用资产,与2010年太子奶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上通报的核心资产相比起来,增加了“1815线198亩工业用地”。对此,太子奶解释称,这部分土地是太子奶创业初期的生产基地,此前由于法律关系不清楚,未计算在资产之内。
然而,对于新华联董事长傅军来说,太子奶上市后的资产膨胀远比这多出来的198亩工业用地吸引。
“投资太子奶一开始我们就下定决心要在今后上市。”傅军把属于闲置资产的株洲太子奶和太子奶供销公司进行打包,使得湖南太子奶能够轻装上阵,目的就是为日后上市而铺路。
傅军2月16日接受本报采访时还表示,并不担心李途纯获释对太子奶的上市计划带来任何影响,“我们都是通过债权人表决、法院通过后才接手的,不是跟某个人或者某个公司的买卖,不会受到影响。”
“还是希望创业”
律师称维权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李途纯已有从头再来的规划
“下一步是要依法维护李途纯作为太子奶集团股东的合法权益,并争取国家赔偿。”翟玉华称,由于目前李途纯与重整后的太子奶已经不存在任何法律关系,因此若要追讨李途纯在原太子奶的权益有一定困难,“而国家赔偿一般是按照全国职工最低平均工资来计算,数额不会很多,象征意义远比实际意义大。”
据翟玉华透露,李途纯虽已获自由,但由于多项重症在羁押期间得不到有效治疗,离开株洲看守所后,在长沙治疗了两个月,又转至北京治疗、修养,目前的身体状况仍不合适公开露面。
“他这个人骨子里还是希望创业,也有这方面的规划,希望从头再来。”翟玉华说。
据本报了解,太子奶集团在鼎盛时期除了奶业,还在商业、食品、旅游、服装、化妆品等产业有所涉及。
当时,李途纯控制的日出江南控股集团旗下曾拥有12家非奶业子公司。其中,李途纯儿子李帅掌管着红胜火商业、湘味食品、辣翻天等产业,李途纯前妻负责五 仙山度假旅游开发项目,现任妻子则负责太子化妆品、太子童装和传媒业务。目前,这块资产中已有部分停止经营,而李途纯当初为了帮太子奶偿还债务而创建仙山奶业,如今也已销声匿迹。
据上述密切接触李途纯人士回忆,最近一次看见李途纯,他已经把斑白的头发重新染黑。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