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

二次创业 甩掉功成名就的包袱

日期:2016-07-27 来源:大学生网

二次创业的阻力不在于前行道路的崎岖和飘摇,而在于如何抛却过往的荣耀和温暖。
每一位在某一阶段成功的企业家,是否都具备二次创业的精神?是否都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劲头?是否都会面对新生代的挑战毫无惧色?
二次创业对有些人来说是攀顶人生又一峰的兴奋剂,对有些人也可能是“逼上梁山”的放手一搏,无论是何前因,人们只是因为他们曾经的成功而对下一幕有了更多期待。
创业需要的是激情、突破和日新月异,管理提升需要的则是有序、渐进和持续改善,对二次创业的商业精英和企业来说也是如此。我们在激情之余,还要有理性的准备和思路。我们对勇于选择“二次创业”的职场精英、企业家和企业致敬。
二次创业为什么?
寻找人生下一次冲浪
2011年10月18日,张宏江一夜难眠。
看到张亚勤的邮件后他流泪了,不知怎样去回应曾经的亲密战友,就像他不知道怎样将自己的决定公之于众——告别微软亚太研发集团首席技术官、微软亚洲工程院院长的过去,“跳槽”到金山软件担任CEO。
张亚勤第二天要宣布这一消息。按照以往的默契,他将准备好的文字电邮给张宏江,好让他准备给全体员工关于此事的回复。
“从个人层面来看,没有人会比我更想念张宏江。过去12年间,张宏江已经成为我最忠实、最值得信任以及最依赖的朋友和伙伴。”张亚勤在撰写邮件那一刻也许仍心存侥幸。
10点半张宏江回电邮给亚勤,“你的邮件让我流泪,我的回复今晚不可能准备好了。”次日凌晨,他仍毫无头绪。“从6点到7点,一个字也写不出来。”上午7点38分,张宏江发了一条微博后思绪流畅,15分钟完成了“作业”。
5天后的下午,张宏江正式出任金山CEO。上午他还在微软与老领导告别,他的老板告诉他,“你有一把金钥匙,可以随时回来”。
这令张宏江分外感动,“觉得微软那个门对我一直是开的。”但3个月前雷军开门见山地邀请他时,他已经放弃了这把金钥匙,彼时二人尚未有过多交集。“之前我只是为微软了解中国软件的市场状况,和他交流业界看法。”但却不妨碍他们一拍即合,“我心里面一直在寻找一个机会,正好这机会就来了。剩下三个月我没有什么反复犹豫,只是更进一步地去理性化这个决定,比如了解金山业务、财报和过去的整体情况等。”
张宏江心中向往这样的机会已久,“其实我一直在追求能让我保持亢奋状态、刺激一点的东西。工程院我做了7年之久,本身就是一个创业。我其实一直在跟老板、朋友说,希望在退休之前能再做一件事情,做得像当初创建研究院或者做工程院这样。”
对张宏江而言,即使没有遇到金山,换做另一家能提供同等机会和平台的公司,他一样会离去。因为过去工作20年中的每次选择他都遵循了这样的原则:没有依赖科学家严密的论证思维,而是凭着创业家的直觉坚持到底:“我始终渴望探求新的尝试,从中国到欧洲,从新加坡到美国,最终重返中国,从学术研究转向公司研究,从企业孵化转向产品研发。”
交谈时,他出现频率最高的英文单词是“Exciting”,念念不忘“Longing”(渴求)一词在中文的含义。张宏江以创业的心态驰骋在职业生涯的每一程,身处波峰而一次次主动改变职业曲线方向,不是朝着更稳定、优渥、性价比更合适的一方,而是朝着更具挑战、更忙碌甚至从零做起的那方。年届50的他将过往种种都看作驿站,而始终追寻让自己萌动、兴奋甚至会阵痛的下一个峥嵘。
他在享受创业。“如果你熟悉我的过去,就应该知道我离开微软其实不足为奇。如果哪天我去了另一家外企,你才应该感到惊讶。”
为此,他清扫一切障碍。如同1999年从美国回归时他向太太隐瞒了北京的沙尘暴一样,这次他同样用“谎言”安慰她,“不会比微软更累、更辛苦。”
和太太相比,对共事13年的战友张亚勤开口说走就没那么容易。9月微软亚太研究院高层在九寨沟开会期间,张宏江给亚勤发了一封邮件,写道“我在认真地考虑离开微软”,并毫不含糊地表明今后动向。亚勤和他从深夜10点半聊到次日凌晨,希望宏江再考虑一星期。
接下来是他的上司出马。来到北京的微软首席战略和研究官直截了当地问张宏江,“你在公司内部还想做什么样的事?”张宏江和盘托出自己的设想,他马上问道,“如果这件事情现在能让你做,会改变你的决定吗?”
他看到了自己不希望得到的答案,询问张宏江,“但这是不是也已经晚了?”张宏江的内心不是没有感激和为难,但他不可能对雷军“违约”。上司明白后真诚地对张宏江说,“Let me give you some fatherly advice(给你一些父亲般的忠告)。”原来他也曾经创业,以过来人的身份把一些经验悉数传授给张宏江。
微软的挽留是真诚并直指内心的,在这家伟大公司所表现出的伟大气质中,张宏江被折服,“我深深地体会到微软的留意。但不是说给你这个那个,不是要涨工资,那样反而很虚或者功利。我感到他们非常真挚地想了解你的追求和梦想。其实我的老板、亚勤都给过我很多内部的机会,但是大部分在美国,而我暂时不想离开中国。”
对张宏江而言,与其说来金山易,不如说离开微软难。二次创业的阻力不在于前行道路的崎岖和飘摇,而在于如何抛却过往的荣耀和温暖。
有人问他,“你年纪这么大了还折腾什么?”张宏江的回答是:我43岁开始学滑雪,46岁和儿子一起学冲浪。现在惟一想试但还没有试过的就是跳伞。他自认天性中带有冒险成分,“我本人心里面还是蛮喜欢刺激的。但是好像从小就给人好孩子的印象,限制了这种发展,所以我在没有限制的时候就会非常张扬。”
冒险几乎是创业家血管中的维他命,他们永远不安分、不甘心、不满足现状,“我是一个闲不下来的人,不会把大把时间拿来睡觉或者纯粹休闲。”他给新东家打工的日子十分忙碌。“在珠海一天见了几十人,连我的秘书都快顶不住了。”张宏江满面笑容地享受着这份新的激情。
二次创业是什么?
是乐趣,是金不换
与张宏江同样受到创业年龄质疑的是他的新老板雷军。不过他毫不介意,“柳传志40岁创业,任正非是43岁,我觉得40岁重新开始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我坚信人因梦想而伟大,只要我有这么一个梦想就此生无憾。” 雷军18岁偶然读了一本《硅谷之火》的书,从此就一直梦想有朝一日也能像乔布斯一样办一家世界一流的企业。事实上,40岁这年他作为成功的投资人名利双收,早年投资的几家企业已经变现,手头还有不少“鸡蛋”孵化得也不错。但同样令人不解的是,他依然投入全部精力二次创业,创办了小米科技。即使在他“挖角”张宏江期间,对方去小米公司找他都只能排在晚上9点之后,聊到凌晨是常态,也许这就是创业和梦想的力量。
与雷军相反,吴刚17岁没读大学创业至今,他一路要解决的问题是,“别人老觉得我岁数小。”但36岁的他在创业路上是久经沙场的老兵。
吴刚算得上中国游戏事业的最早开拓者。他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不喜欢束缚,创业对他而言几乎是与生俱来的本能。16岁开始编程独立谋生,不再向父母讨生活,父母虽是清华高材生,但“他们掌控不了我”。十几岁他就赚得几十万,“我对于钱、成功没有任何感觉,那个时候就是乐趣。”
吴刚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我高兴死了,天天在电脑前面不知疲倦地编程,整晚不睡觉我就是喜欢,我觉得如果能把编程变成我的职业那是太幸福的事了。”那时他带一个小团队在清华幼儿园里租了间房干活,“我特别怀念那个时光,交了好多的好朋友,一起编程,我给他们钱,有特别强的乐趣。”
三年后他已经不满足于编程,一次偶然的机会吴刚开始为别人开发游戏软件,从此与游戏结下不解之缘。1999年底,摸爬滚打多年的他创建了北京数位红软件应用技术有限公司——数位红后来一度成为中国最大的手机游戏开发商。
那段日子在别人看来颇有艰辛之味,网友留言曾去数位红公司办事,想不到办公条件如此清苦。但吴刚显然自得其乐,“我自己不觉得有多难,我始终是一个把工作当成乐趣的人。你的出发点到底是什么,最终决定你能得到什么。”
创业不到三个月,七八个人跑得只剩下两三个人。2000年底,公司只剩下2个人,吴刚开始找朋友借钱。吴刚在工作日志中这样记载,“2001年12月底:终于筹借到一笔10万资金,一年为期,代价高昂。我和冯文杰(另一创始人)搬到回龙观龙泽苑的一间三居室,租金1800,可以宽带上网。那年最冷的一个夜晚,北风呼啸中,我们搬家,办公、吃住都在那里。同时我们迎来的第一个全职员工高智杰担当美术工作。一个人一个屋,天天有啤酒喝。”
不久,数位红第一款手机游戏正式问世,之后成功与诺基亚捆绑,打开海外渠道,公司日益步上正轨。2005年数位红被盛大软件收购之前,年销售额近千万元。离开数位红当天,吴刚给同事们写了一封邮件:“我的生命注定是要由很多创业经历组成的,我热爱那份感觉,那种成就感无法替代。”
果然,在盛大打工两年后吴刚再次创业,先后合作创立V8和顽石公司,在手机游戏领域继续独领风骚。“人还是要做自己最擅长的东西”,他的创业真理得到了回报:《二战风云》iOS版在中国App Store市场排名第一,最高月收入达80万美元,2011年顽石预计全年营收2亿元人民币。两次创业经历让他积累了从游戏制作、运营到团队建设的丰富经验。
员工们都怕这位看上去温和、开朗甚至桀骜不驯的“北京爷们”,尽管将其视为公司的“精神领袖”。“因为我对很多事情特别认真,特别苛刻。”吴刚会深入到产品的细节中,“比公司每个人都懂产品。”他觉得一个人在这个年代“能专注做自己喜欢的事太幸福了”,因此他不能容忍别人的不认真。
“我不相信人和人之间智力上有多大差异,我觉得时间永远是自己而不是老板的,我要在我的时间里做我要做的事,所以工作17年来我都能回忆起哪一年做了什么,一直在写工作日记,特别清楚。包括我爱写微博、博客,坚持8年写博客。我的毅力很强,做手机游戏11年,做游戏15年,在这个过程中要烦早烦了,但是我总能找到进步和缺点。”
对吴刚而言,创业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一根筋”的故事。别人觉得苦、累、烦,他从来都以为这是“乐趣,金不换的感觉”。
二次创业学什么?
20岁栽一跟头震慑20年
吴刚之所以对产品如此苛刻,源自于自己20岁时跌的第一个大跟头。
1995年,吴刚进入尚洋电子技术公司开始涉足单机版PC游戏开发;翌年,推出了引起极大争议的《血狮》。这一游戏虽然销售不错,但是产品本身却被广为诟病。
“这个游戏垃圾到什么程度?订货三万多套,退货一万多,漫天都在骂这个公司骂这个游戏,如果搁一个普通的20岁孩子身上就不干了。”吴刚不但没有逃避认栽,反而站出来主动承担一切。“虽然谁也不知道这是吴刚做的,但我要说明这个问题承担责任,我没想到会做出这么一个垃圾游戏,从此吴刚和这个游戏名字就连在一起了,十几年了人们也没忘。”
吴刚为什么要收拾这个烂摊子呢?“我发现背这个包袱非但没有伤害,反而有很大好处,后来我做的任何一个公司产品都是最棒的,因为我从来不敢放松产品质量。”
经历了《血狮》的失败,吴刚一心要做“最好的产品”,他将这款“臭名昭著”的产品当作了个人历史中的“耻辱柱”。“第一次摔一个大跟头,第二次还敢吗?我在20岁出这么一件事之后,就足以震慑20年了,我还敢做垃圾游戏?我时常提醒自己,只有自己敢扒出来的时候,才对自己真的没有伤害。有一天你不愿意正视,被竞争对手扒开,在最痛处打击你,不知道多惨。一个成功的人应该是让自己越来越透明。”
正是由于吴刚十几年来对产品出色的把控能力,才能在二次创业时又获得风投的青睐。
11月16日,顽石互动完成B轮融资。此轮资金由挚信资本、成为基金、IDG资本共同投资。数位红被盛大收购后,这些人都成为吴刚的老朋友,也是他创业多年的收获。“我的投资人一定对我相当了解,我也了解他,双方相互认可。这三家公司我们都认识七八年,七八年的交往还能隐瞒什么?一个年轻人从27岁、28岁成长到35岁、36岁,你看着他一步步走来,知道优点在什么地方,两者之间已经远远超出投资人与被投资者的关系,而是互相信任的朋友。”
吴刚取得今天的成就并没有归结为自己的聪明,而是一种不断学习的意识和性格。“这个行业比你智商高、优秀的人太多了,正常人都拼不过,再遇上特别的人怎么办?我总能看到比我强的人,我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好的,我愿意向他们学习,我对于成功和优秀的人都心存敬畏。”
吴刚在不断进取的路上,张宏江同样面临过再次创业的犹豫。当雷军邀请他加盟金山时,他的第一反应是不行,“我怀疑自己能否胜任CEO。这个质疑不是针对金山,而是自己的能力和决心。”
雷军很快帮他树立了信心,“无论做CEO还是做CTO,二者相通的东西很多,都要把握住三个要点:人、战略、执行力。第一件事是要找人,找到最好的人,然后让他们扎下根成长。无非是说微软的资源可能多一些,金山资源可能会稍微少些,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能够达到最优化。其次就是战略和执行力,这些也是相通的。未来3个月基本上我就是做这些事情。”
二次创业怕什么
甩掉功成名就的包袱
一个月内张宏江参加了两次欢送会,一次是被欢送,一次是欢送金山软件的创始人求伯君。这两次让他觉得似曾相识的欢送会进一步打消了其内心的隐忧。
“没来金山前当时最担心的是文化上的差异,这点现在看比我想像的要小很多。大家的那种心情、创业激情,对老板的信任,实际上很相近。”张宏江上任一个月的主要任务就是“认人”,在接触金山人的过程中他开心不少,“大家都是工程师嘛,这些人都不陌生,还是一个圈子。”
尽管如此,职场的每一次转型都意味着推倒重来,这种归零不会像欢送会那般轻松有趣。
“二次创业的第一个挑战就是怎么把过去的包袱清掉,先从心态上调整自己。事业、形象比较成功的人再去创业包袱很大,但是我觉得无所谓,首先有雷军的支持。另外以前一直做科研,现在做CEO算跨界了,就算有差池也很正常。”张宏江很会为自己做减法,淡定、开放的心态更利于新事业的起步。
对功成名就的人来说,二次创业的包袱要越来越轻。但对日益成熟的创业者来说,他们的包袱似乎越来越沉。
尽管吴刚自称不是一位管理者,但他越来越“怕”。去年六一儿童节,他统计公司员工有多少孩子,好买礼物犒劳大家。“结果一看那么多人,大部分都是男孩,人家老婆、孩子眼巴巴地指望着老公赚点钱,我就突然一下觉得压力大。”
这种压力在十几年前吴刚初闯荡时几乎不存在,“那会儿我想达到一种自我实现,被周围的朋友、领导认可,30岁以后这种成就感渐渐不能满足我了,难道我在这个圈子里面被人认为‘真强真厉害’,就舒服吗?其实不是,如果我的存在能给公司所有人或者大多数人带来幸福感,这才是成就。先把自己放下,放下之后从别人身上找到你自己,这样给你的乐趣会更多。”
二次创业是什么精神?是不断进取的奋斗精神;是敢于创新的自我否定的精神;是完满人生的追求;是挑战极限的夙愿。
【历史典故】
历史上,二次创业的典范——同时也是商业之神——范蠡。范蠡字号陶朱公,原乃楚国宛邑人,辅佐越王勾践当上霸主后,立马急流勇退,乘舟到达齐国,决定二次创业。在齐国,范蠡在海边选了一片土地,和儿子一起开荒种地,种植谷物,并引海水煮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几年光景,就置产数十万,成为当地巨富。范蠡评价自己说:“居官则治天下,经商则治千金。
酷讯创始人陈华
2006年,陈华与吴世春一同创办生活资讯搜索网站酷讯网。三年后,陈华离开酷讯,于2011年3月开始组建最淘网,8月正式上线,打造打折券电商新模式。上线首日,Alexa排名一度蹿升到2000多名。
“我并不是一个创业狂躁的人,但遇到了好的项目和机会,为什么不去努力一把呢?”
小米手机CEO雷军
22岁,以中国顶级程序员的身份,被求伯君慧眼识珠,成为金山第六名员工和联合创始人;34岁,将自己创办的卓越网卖给了亚马逊;37岁,带领金山成功上市;38~40岁之间,投资了十几家公司,几无失手;可真到了40岁,雷军反而迷茫了。当然,正如外界所看见的,小米手机在一年前帮他终结了这种迷茫。
“我觉得我40岁重新开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坚信人因梦想而伟大,只要我有这么一个梦想,我就此生无憾。”
创新工场CEO李开复
曾担任谷歌公司全球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在此之前曾任微软公司全球副总裁兼微软亚洲研究院(旧称微软中国研究院)院长。从谷歌中国离职后,作为顶级职业经理人的李开复开始了他的创业历程。2009年9月7日成立“创新工场”,致力于规模化复制创新型企业。数据显示,创新工场成立以来,两年间已经审阅了超过3700个项目,投资孵化了39个项目和公司,投资金额超过2.5亿元人民币,投资企业价值接近30亿元人民币。
“我觉得这确实是我梦想做的事情。我感觉非常好,能够做一个又有趣又是自己想做,又可以为社会创造价值,又可以把我在商业上的经验和做老师的经验放到一起,能够产生价值的事情,很好。”
力帆控股集团董事长尹明善
中年书商毅然放弃出版业,54岁创业成为摩托车大王,65岁冒险开始了汽车之旅。2003年5月,在重庆北部新区力帆汽车厂开工建设。如今,力帆已经拥有力帆520、力帆320、力帆620、力帆丰顺等多款车型,除了重庆工厂之外,还在越南、俄罗斯、阿塞拜疆、埃塞俄比亚、乌拉圭等国家建立了工厂,一直占据着中国汽车出口的前三名。
“革命不分先后,造车不分早迟。”
金山软件CEO张宏江
张宏江在职业发展过程中面临过多次“转轨”,从在美国硅谷有舒适的工作环境,到回国创建微软亚洲研究院,再在研究院的基础上创建工程院,张宏江还曾赴丹麦留学,获丹麦科技大学电子工程博士学位,并可在丹麦享受高福利生活。不过,他每一次都作出不一样的选择。10月24日,原微软亚洲工程院院长、亚太研发集团首席技术官张宏江正式接替金山创始人求伯君出任金山CEO。
“归零对于很多人其实蛮痛苦,对于我自己也很痛苦,这其实是接受一种召唤,接受新挑战的召唤。”
【提示】
1)还在第一次创业路上的同学们,开始做好第二次创业的准备。准备一个本子,记录保存好第一次创业犯下的错误,第二次绝对不容许自己再犯;记下第一次创业想做但是做不成的事情,等你第二次创业时决定是否第二次要去尝试做做看。
2)开始第二次创业的同学们,请更上一层楼,换坐位到楼上的教室去,试试看你第二次创业是不是能够做到:
——走不一样的路
——做不一样的事
——用不一样的人
——花不一样的钱(不用别人的钱)
3)大家请记住:最牛的创业者一定是白手起家,不需要大把烧钱、靠VC输氧输血的。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