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

电商外包企业真实生存状况

日期:2016-07-22 来源:大学生网

知名投资公司太平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投资”)与电商代运营商兴长信达一周来的隔空骂战,牵出业界对庞大电商产业链条上电子商务外包业的浓厚兴趣。记者在网络上搜索“电商外包”,发现有大量公司在做类似推广;同时,包括淘宝天猫在内的知名电商平台近期也重点推广电商外包业务。

不管是传统企业打算开辟网络销售渠道,还是网站希望发展电子商务,电商外包都是一条“捷径”,同时外包公司自身也成为风投挖掘的“金矿”。电商外包业的金矿真的俯身可拾?不同规模的电商外包企业真实生存状况是怎样的?对此,记者展开了深入调查。

/合作样本/

投资人指责创业者 太平洋投资与兴长信达陷纠纷

一笔6年前的投资,引发了知名投资机构与电商代运营创业公司之间的纠葛。

不久前,太平洋投资董事长唐仪在其个人微博上指责电商代运营商兴长信达,认为北京兴长信达科技公司(以下简称“兴长信达”)脱逃资本报称亏损,改换公司执照并将业务转移。

面对“金蝉脱壳”的指控,2011年曾入围创业家黑马大赛9强的兴长信达CEO刘磊表示否认,认为太平洋投资是用旧公司条款挟持新公司利益。

有业内人士表示,表面上看兴长信达属于比较合法的转移,但实际存在问题。长期关注电子商务外包发展的业内人士李磊 (化名)认为,即便代运营企业需要资金,急于引进风投,与投资人在博弈的时候都应将条件谈妥。

创业者被指“金蝉脱壳”

资料显示,兴长信达成立于2000年,是国内最早提供电子商务服务的企业,目前已成为国内最大的全程电子商务服务商,服务于诺基亚、摩托罗拉等多家世界500强企业和其他国内外知名企业。

为证明太平洋投资与兴长信达创始团队曾注册的 “兴长信”公司存在合约关系,唐仪此前在其个人微博上公开了双方早年签署的一份投资协议。这份协议为一项资金总额100万元的贷款协议,利息为6%,贷款方为“兴长信”,签署时间为2006年2月8日;合约还规定,如果贷款方在超额借款时间的90天内还未偿还,将追加利息到9%。

“当时签了什么协议,就应该按协议执行,不需要多但也不能少,我认为这个利息已经是最优惠的了。”唐仪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兴长信”为刘磊及其团队此前注册的公司,与太平洋投资签约有贷款、投资关系。除了贷款协议,双方还签署了投资协议、服务协议、运营管理协议等。

唐仪透露,2006年~2008年太平洋投资都定期收到兴长信方面的财务报表,2008年之后兴长信不仅不再提供财务报表,也停止了向太平洋投资的回报。唐仪称,直到2011年才得知兴长信由于经营不良没了。

“兴长信说公司没了从未跟我们申请,比如把公司进行结算和清盘等。”唐仪谈到此显得有些气愤,通过媒体报道才发现,原“兴长信”的团队早已另设立了名为“兴长信达”的新公司,开展的业务和以前一样,但新公司运营状况不但没有较大亏损,还经营良好。

据称,由于太平洋投资在中国北方的项目很少,当时也没有派财务进行监管,但财务其实每年都发很多封邮件或是电话与刘磊沟通,但他们并未收到过相应的回复。

此外,唐仪发现,原“兴长信”的团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兴长信达在整个业务发展过程中,没有接受过VC投资,这也让唐仪无法接受。唐仪在其微博上指出:“不借助外力,没有我们的投资款加贷款你们能有今天吗?要不要重温当初签的协议?要饮水思源!作为VC投资人我们希望投的项目获奖获利并为投资人取得回报!但不应金蝉脱壳过桥抽板!”

兴长信达:借款早已还清

对于“融资诈骗”一说,兴长信达一再表示否认,并在此前官方回应表示消息不属实,进一步质疑太平洋投资用旧公司条款 “挟持”新公司利益。

在沸沸扬扬的一阵网络喊话之后,兴长信达却突然沉默起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到该事件时,刘磊称现今不愿意再对此事继续发表任何声明,只因事件背后的复杂原因较多。

“若有何事一个月后再说,先消停点吧,这件事情极其复杂,里面牵扯着很多事。”刘磊认为,唐仪出具的并非协议,而是一张贷款借条,所借之款早已还清,只不过太平洋投资方擅自要求的高额利息他们没有同意。此前借款的时候,太平洋投资根本就没有清楚说明,在借条上也并未注明,纯属自行添加。

刘磊在接受采访时称,兴长信和兴长信达是两家不同的公司,法人代表也不同。

兴长信达方面也表示,公司的律师正在做资料整理,会在3月份发出律师的专业声明,到时候会有一个比较详细的解答。

对刘磊的上述说法,唐仪显得有些不满。他称,如果刘磊坚持说没有这回事,太平洋投资已经做好了准备,将通过各种方法来进行维权,在适当之时还将把兴长信此前和太平洋投资签署的《禁止同业竞争协议》原件公之于众。

“牵手”时须谈妥条件

电子商务观察员鲁振旺认为,代运营这个行业目前尚属于较为草根的行业。表面上看,兴长信达属于比较合法的转移,但实际上里面可能存在问题,案例类似于原来娃哈哈和达能的纠纷。此事也和国内创业者的心态有关,创业者开始拿的投资不多,但随着业务发展壮大,给投资者的回报逐渐增加,心理会慢慢失衡。换言之,投资人对一些企业进行投资也是存有风险的,并不是所投资的都能够盈利。

李磊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称,目前任何辩解都没有意义,最终还是要看证据。在创业初期,电商外包企业在融资的过程中都面临一个问题,比如企业的估值是5000万元,企业出让20%的股权就可以拿到1000万元资本;如若企业仅出让20%的股权却想要2000万元的资本,最后剩下的1000万元就必须借款,而一旦借款就会产生利息。利息的多少由双方博弈而定,企业在和投资人博弈的时候一般会表明利息不得高于银行,当然也有企业会和投资人议定4%~5%的利息,这都属于双方博弈的结果。一旦签署相关合同,就意味着企业已经认定投资人的条件,最后也必须按合同来执行。上述案例的核心说法是企业在签署协议时未看到有高昂的利息,这个说法有些牵强,企业在签署协议时应该是看到的,不应以此作为说辞。

“代运营企业一开始找投资的时候应该把借款的问题考虑得很慎重。”李磊认为,双方在签订一些条款的时候一定要预想到两年以后企业发展可能好或不好。即便代运营企业需要资金,着急引进风投,与投资人在博弈的时候也应将条件谈妥。

/企业现状/

电商外包众生相:从靠淘宝吃饭到海外运营

随着国内电子商务的发展,企业纷纷上网拓展线上零售市场。然而,电子商务需要技术和市场营销的双重支持,由于缺乏经验和专业人才,以及成本高企等原因,企业开始寻求外部协助,电子商务外包服务应运而生。

兴长信达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随着电子商务“十二五”规划的颁布,在政策和市场的双重驱动下,传统企业纷纷触网,建立网络销售渠道。由于缺乏经验,选择专业的电子商务外包服务企业是他们进入电子商务的明智战略,这给电商外包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市场机会。未来5年,外包市场容量将达到2000亿元,将以每年30%~50%的速度增长。

B2C平台天猫最近的调查显示,有86.5%的天猫卖家想要外包部分或全部业务,而且越是传统产业和品牌产业,对第三方服务商的需求也越大。

目前,天猫有约5万商家和7万个品牌入驻,按调查所得的比例测算,有外包需求的天猫卖家超过了4万家。按照目前为天猫服务的100家左右电商服务商计算,平均每家服务商潜在的客户数应该在400家左右,市场缺口之大可见一斑。

电子商务观察员鲁振旺表示,美国电子商务和互动营销服务商GSI也在做代运营,与美国市场相比,中国市场由于品牌多、渠道乱,淘宝的盘子远远大于eBay和亚马逊,对代运营企业的需求会更大,商机更多。

形态:依附淘宝和规模为王

根据鲁振旺的说法,电商外包主要的盈利模式为和企业签署协议,从中赚取佣金。

2011年3月,在看到淘宝商城的巨大商机之后,青桐电商开始转向做淘宝商城外包业务,为淘宝商城用户提供一系列、一体化的托管解决方案。

青桐电商的销售总监季俊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每天都有很多客户咨询,跃跃欲试,公司非常看好这个市场。

据季俊称,第一个月到第六个月是商家的起步阶段,基本上赚不到钱,第二年、第三年才能真正盈利。目前,青桐已经进入盈利阶段。实际上,对于中小电商服务商来说,起步艰难并不是进入这个市场唯一的障碍,真正的壁垒是传统商户并不了解电子商务外包是什么,需要慢慢普及。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在上海,像青桐公司这样的电子商务外包公司大大小小至少有50家,主要依靠销售佣金维生。

与依附淘宝的中小外包商不同,大型外包商的收费更为多样化,如兴长信达就以基础服务费和销售奖励为主要盈利来源。

四海商舟副总裁史云龙表示,公司的盈利模式主要是收取客户的服务费,且服务费的等级也有多种划分。根据服务模块不同,从单模块的服务到海外整体解决方案,服务费用从几万元至上百万元不等。

服务于综合性行业的赛五洲CEO汪雄海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成立的前两年有单接单,在今年调整为以珠宝、服装为核心,数码和有机保健食品为两翼的产业布局。

汪雄海坦言,赛五洲目前的收费模式分为三个部分:第一是收取一定比例的定金。该定金会形成公司的现金流,定金幅度参照服务客户一到两个月的服务费而定;第二部分是服务费。这是企业最基本和核心的收费项目,根据客户不同的情况来收取;第三项就是营业分成,即帮客户完成一定销量后,会基于营业额来抽取一定的分成比例。这个比例根据行业不同的毛利率来设定,比如数码约为3%,服装为8%~10%,珠宝类为5%~8%。

鲁振旺认为,单一品牌交给代运营企业运营,如果运作得好,销售额其实不少。代运营企业的货物基本上由品牌提供,待售出后再返款,不存在占资进货的压力,只要保持合理的现金流即可,但它们中间做的工作比较多,包括客服、物流等等。

壁垒:如何“教育”客户

电商外包不仅是传统企业电子商务化的催化剂,更是整条电子商务产业链的核心纽带,但目前来看,行业的发展还存在一些瓶颈。

美邦服饰早在2011年就发布公告称,考虑到盈利难以保障,决定停止进行电子商务业务平台邦购网的运营,原先的网购平台将交由控股股东打理。作为传统品牌企业的代表,美特斯邦威曾投入6000多万元高调进军电子商务,其黯然退出对于第三方电子商务服务商来说或许是个好消息。

对此汪雄海认为,代运营企业为传统企业操刀电子商务,可以解决其人才不足、经验不足和时间成本等问题,但传统企业的理念还是会成为代运营企业的最大障碍。他举例说,传统企业往往认为有多少钱就出多少货,但这会导致大量库存积压;同时传统企业的经营理念是快进快出,这样会形成比较灵活、健康的现金流。但与传统企业不同的是,电商首先需要投入,而传统企业在这一点上通常持有不同看法。

“传统商户并没有真正了解电子商务外包是什么,经常会问一些相当外行的问题,比如忽略推广预算,从一开始就追问能否保证销量等等。要知道,网店的前半年到一年是很难盈利的。”季俊表示,公司也一直希望客户不要以老板自居,一开始就定下销售指标,而是以一种合作的姿态,告诉代运营企业产品的竞争力在哪里。

腾脉电商的总经理高健腾也表达了类似的担忧。“品牌本身的影响度、厂家质量和售后服务,以及厂家的配合程度都会影响到网站的推广成本,客户接受并理解电子商务外包这个概念对我们这些小公司来说非常重要。要做好一个品牌,需要厂家的配合和信任,做好产品质量、售后等各个环节。”

兴长信达方面也表示,大多数传统企业对电子商务的运作不了解,但为了能赶上趋势,不得不进入该领域,所以公司在提供全程外包时需要事前花一些时间给他们介绍整个操作过程,等于是提前“教育”客户,并给予他们信心。

/行业前瞻/

千家电商外包企业混战泡沫之后剩者为王?

呼哈网关闭后,奢侈品电子商务网站的裁员风波已经开始蔓延到一些行业大佬们的身上。近日,尚品网等也祭起了裁员的大旗,以应对“调整业务”的需求,当中的资金链压力显而易见。有业内人士表示,中国电子商务的第一个泡沫团购网站已经爆破,第二个泡沫将是奢侈品网站。今年,包括奢侈品网站在内的电子商务网站已经很难拿到新的风险资金,资金压力加剧已成定局。

种种迹象表明,电子商务的环境正在恶化。包括窝窝团、高朋网等诸多知名团购网站大裁员,国内大型B2C电子商务网站竞争激烈,越来越多的小型电子商务企业纷纷倒闭。过去几年里,电子商务强劲增长的势头遭遇到了极大的挑战,让众多准备涉足于电子商务的传统企业开始犹豫和观望,这也给电商外包业带来挑战。

电子商务观察员鲁振旺表示,尽管今年还不会出现洗牌,但这个时间应该也不会太久,很快会到来。

电商外包业或面临洗牌

腾脉电商主攻淘宝网页运营推广,目前在运营包括唐狮在内的五家天猫网店铺,但公司营业一年以来还没有盈利。

腾脉电商总经理高健腾认为,电商外包市场上初现的恶性竞争已然成为中小企业发展的拦路虎。高健腾不同意某些中小型公司不收服务费而仅仅靠销售佣金维生的做法,“许多急需品牌进驻的中小型电商外包公司,多半不收服务费。但在最初没有销售额,又没有服务费的情况下,他们就只能等死。”

商派副总裁裴大鹏坦言,电商外包行业的洗牌肯定会有,但不会因为电子商务的泡沫而洗牌,更多是因为有实力的企业参与其中。电子商务很火,很多的小型公司也都跳进来做电商服务,都想分一杯羹。随着更多有实力的企业看中这块市场,小一些的企业竞争力相对较弱,电子商务服务业一般不会出现所谓的泡沫,因为这个都是实打实的。小公司成本很低,做一个客户也能够养活他。电商外包并不等同于代运营公司,对广意上的电商外包,寡头可能会出现,比如在整个IT领域,商派的市场占有率为70%~80%,因为公司就专注于IT这块,属于技术型的外包服务。

鲁振旺表示,今年还不会出现洗牌,尤其是小代运营公司,如果能拿到几个比较好的品牌,都能生存得不错。电商外包业目前有上千亿元的市场存在,只要天猫还能继续发展,这个行业就不会洗牌,但现状不会维持太久,洗牌很快会到来。

“电子商务增长速度慢了,对大小型的电商外包企业都会有冲击。现在,即便是业内知名的电商外包企业毛利率也不高,没有真正赚钱。”鲁振旺认为,知名的电商外包企业,如兴长信达确实是赚到钱了,一方面该企业做得比较早,一直扎根在3C领域,也拿到了非常好的资源,另一方面当时谈的价格也比较高,诺基亚、摩托罗拉等给的利润不错,也没有大的竞争。

鲁振旺进一步补充道,传统企业自前年就开始进入电子商务领域,很多人不懂就只好交由代运营公司来做,当时应该说是整个传统企业的电子商务体系成熟的过程。电子商务发展开始减缓的时候,就是品牌能力被稀释的时候。

赛五洲CEO汪雄海也称,对于外包商未来几年的洗牌,资本是决定性因素之一。未来,电子商务的整合,不单纯发生在作为竞争对手的代运营企业之间,更多可能发生在合作者身上,即传统企业和电商代运营企业之间。合作久了,不排除进行股权层面的深度合作。一旦真正成为一家人,必定会促成更多以代运营作为单纯发展模式的企业转型。

千家电商代运营公司混战

ChinaVenture投中集团分析师冯坡表示了自己的看法,电商服务业还处于起步阶段,并没有面临饱和的状态,相对于大量的传统企业,电子商务业还有很大需求。整个电商市场规模目前仍在不断扩大中,B2C和团购的市场之所以不太好,是因为竞争过于激烈,下一步的市场就在于传统企业向电子商务市场的转换过程中,借此电商本身还是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兴长信达董事长刘磊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时称,小的个体企业3~4人也可以做电商外包,比如技术型的外包等,每年也能有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业务量,大的公司如同兴长信达,有上百家客户,也有可能生存。因为电商外包是服务业,不太好用规模来衡量,但越大规模对于成本的压缩是越有利的,小规模也有其生存之道,不太容易亏损。未来也会有垄断的可能性,即出现寡头。

不过,鲁振旺认为出现行业寡头的情况比较难。“因为现在做代运营的公司非常多,竞争较大。目前,大大小小的代运营公司足有上千家。”鲁振旺认为,未来每一个领域都能剩几家成熟的代运营企业,领域和领域之间还是有差异性的,因为不可能出现全包的代运营企业,这种都比较困难。现在最强的就是体育,别的还很有限。

“电子商务挑战对外包是个机会,洗牌是必须的,未来做到100个人以上的代运营企业会生存下来,3~5人的小规模代运营企业可能会面临并购,最终剩下的不会超过20家。”汪雄海表示。

冯坡认为,电商外包最重要的是如何更好地帮助电商企业去做运营做推广;另一方面就是服务本身的模式能不能够走向综合化,毕竟仅提供单一的简单模块竞争力不强。对于一些电商来说,特别是传统行业的电商,最终希望的是综合性服务型的电商外包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