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

尼克·阿洛伊西奥创业16岁开发iPhone应用

日期:2016-07-21 来源:大学生网

在晚间繁忙的车流中,尼克·阿洛伊西奥(Nick D’Aloisio)从出租车里望向窗外。他刚刚在希思罗机场与随行人员挥别,现在正启程返回位于伦敦的家中,上周发生的一系列离奇事件仍在脑海中萦绕: 在洛杉矶与阿什顿·库彻见面,走进苹果设计总监乔纳森·艾维(Johnny Ive)那极简主义风格的工作室,与移动分析师玛丽·米克(Mary Meeker)对谈,随后又飞往慕尼黑,在数字生活设计大会(Digital Life Design)上发言。
身穿亮红色牛仔裤、紫色球鞋和蓝色格子套头衫,他在讲台上一派轻松活泼,畅谈他用自己卧室的电脑开发的一款iPhone应用。
这款称为Summly的应用能将网页上芜杂的内容简化,无论是参考材料、新闻条目还是Quora问答,均可浓缩为一些要点。其用户包括《赫芬顿邮报》创始 人阿里安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后者对该应用印象极为深刻,为此专门发了条Twitter消息。
“哦,而且他只有16岁。”她补充说。
人们称赞阿洛伊西奥时,总会强调他的年龄,他身上打着“少年天才”和“神童”之类的标签。没错,莫扎特16岁的时候已经创作了8部歌剧,帕斯卡 (Pascal)已经推导出了第一个定理。可阿洛伊西奥也有他们无法企及的成就,他去年就从维港投资(Horizons Ventures)获得首轮融资,该私募投资公司隶属于香港地产富豪李嘉诚——Facebook、Siri和Spotify都曾获得他的投资。
维港投资很愿意炫耀这个新生明星,带他飞往硅谷周游各界,与科技行业的众多头面人物会面——他的母亲全程陪同。
这孩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阿洛伊西奥出生于澳大利亚,年仅6岁时他就开始阅读大学天文学课本,盯着澳洲广袤无垠、繁星点点的天空。“那里完全没有光污染。”他回忆说。他还研究过卡特彼勒卡车,用复杂的动画软件Maya制作过3D动画电影,对火车模型也很着迷。
12岁那年,阿洛伊西奥跟随父母一起搬到了伦敦,从那时起开始迷上了电脑。他的父亲是摩根士丹利副总裁,母亲则是一位律师。
在上课和偶尔玩玩橄榄球之余,他打造了一款称为SongStumblr的应用,该应用能通过蓝牙提醒用户附近还有谁也在听同样的歌曲。他又自学成才,学会 了人工智能软件的基础编程技术,籍此开发了Facemood应用,其功能是通过监测好友的Facebook状态,判断其情绪。
他从未在网上透露自己的年龄,三年之后他通过自己开发的应用赚得了约3万美元——用户仅需在第一次下载时付费,每款应用1.50美元,而苹果从中抽取30%提成。15岁的时候,他已经创立了自己的公司,不过一切法律文件都是母亲签署的,因为他还没满法定年龄。
阿洛伊西奥曾就读于国王学院学校(Kings College)——英国顶尖的私立学校之一,与威廉王子上过的伊顿公学一样,隶属于精英辈出的伊顿盟校(Eton Group,译注:包括英国12所一流独立学校,其中最著名的即伊顿公学)。去年他为一次历史考试做准备时经常使用谷歌搜索,可搜出的海量文本又让他深受 挫折。
为了节省时间,他反倒投入全部精力开发这样一款应用:概括网页内容,将其编辑成容易消化吸收的预览形式。
阿洛伊西奥对语言很有心得——他当时正同时学习拉丁语、汉语和法语,籍此,他打造的程序可以从冗长文本中抽取最重要的句子。微软的Word软件也曾有一款应用“线性”算法的摘要工具,其运算方式是循序搜索最频繁出现的关键词。
阿洛伊西奥觉得他使用的“基因”算法可以做得更好,适当调校之后,该算法可以像使用任何语言的真人一样学会如何挑出最重要的句子。该程序首先检查一段文本的主题,在此基础上应用特定的标准来作出判断,比如数据是否比形容词更重要,并据此提炼关键句子。
这款工具的用途肯定不限于个人学习,他意识到,媒体公司、金融机构、律师事务所或其他任何需要从海量数据中提炼要点的组织都用得上此种服务。
“我们可以让该算法相当精通于提炼特定作者的作品。”说这话时,阿洛伊西奥坐在Shoreditch一家时尚的烤肉店,嘴里塞满干酪汉堡。Shoreditch是伦敦一个发展很快的小区,这里充斥着艺术家和创业者。
去年夏天,阿洛伊西奥忙着完善自己对人工智能的理解,同时编写代码。他还联系上了麻省理工学院语义实验室的一位语言学研究员,付给后者250美元,请他分 析自己的算法。结论是:Summly更接近人们现实生活中提炼要点的方式,领先竞争对手达40%之多——这就足够了,他这才发布了这款免费应用(当时称为 Trimit),可通过iPhone运行,并随着他的逐步完善而定期更新。
通过专利检索,他发现尽管有五六个类似的应用,但它们都没有这样调校精良的人工智能元素,也没有与iPhone密切结合。随后,他设立了一个相关网站,并在YouTube上发布了演示视频。
被热情冲昏了头脑,而又缺乏经验的阿洛伊西奥开始用数百封邮件轰炸各路记者,包括本文作者,邮件主题无非是恳求媒体报道。科技博客Gizmodo曾表露出一点兴趣,结果引来了他超过100封邮件的狂轰滥炸。
“请回复?!我们真的必须知道这篇报道今天能不能发表?”其中一封是这么写的。在其他邮件中,他甚至不顾一切地撒谎,说要是他的应用得不到媒体报道,他就会被老板炒鱿鱼。可Gizmodo觉得这款应用只是半成品,于是将Trimit评为“本周最差应用”,还从他最可笑的邮件中挑了些段落发了出来。
“我觉得这确实做得有点过头了,”阿洛伊西奥说,不过,他补充道,“但如果我没这么做的话,我就不会受到关注,所以我对此并不感到羞愧。”
之后他又面临着更重大的的抉择关头。去年6月,两家投资基金通过他的网站联系上他,其中之一正是李嘉诚的维港投资,该基金创始人兼经理周凯旋 (Solina Chau)看到了科技博客TechCrunch上一篇关于Trimit的报道,对这一技术很感兴趣。(维港投资之前曾向基于人工智能的虚拟助手应用 Siri投资1,550万美元,后来苹果收购了这家公司,将Siri融入了iPhone。)
据他说,与维港投资首次通话快结束时,他才提到了自己的年龄(当时是15岁),对方大吃一惊但“非常兴奋”。此后双方进行了更多电话会议,阿洛伊西奥用电邮将有关他独家技术的文件发到了香港。
“苹果发布Siri之后,许多公司都想在他们所开发的软件上打上人工智能的印记,可其中绝大多数都谈不上智能。”维港投资董事弗兰克·米汗(Frank Meehan)如是说,他本人参与了这一投资。
他补充说,可阿洛伊西奥的人工智能完全货真价实。审慎核查之后,周凯旋对这款应用深感满意,去年9月维港投入30万美元买下了25%股权。阿洛伊西奥欣喜 若狂,将半数资金都用于聘请兼职程序员。这个少年不玩Xbox 360游戏机,也不想到迪斯尼游玩,他打扫自己的房间,却从不找父母要零花钱。
三个月内,这款已改名为Summly的应用累积了13万次下载量(为打响知名度,均为免费下载)。国王学院学校给他批了几个月假期,使他有空走遍肖尔迪奇 区(Shoreditch),寻找合适的办公地点。维港投资的米汗等人就如何与其他公司(以及媒体)打交道向他提供了不少建议。

011522070152111.jpg
“你的大脑或许可以光速运作,”米汗对他说,“可别人还得考虑其他很多事情。”
他怎样才能赚到钱呢?阿洛伊西奥计划授权各浏览器、搜索引擎和手机制造商使用Summly。(亚洲的一家大型手机厂商已在探索这一想法,希望将Summly融入其硬件或独家软件。)他还正与斯坦福大学、剑桥大学和麻省理工谈判,希望与后者缔结研究伙伴关系。
这些谈判对手都在密切关注他这款应用的不断改善。阿洛伊西奥正准备聘请一些全职程序员,帮助自己调校算法,使其更好地模拟人们作出的选择。
这一过程很繁琐、很花时间,还得阅读数以千计的网页(比如维基百科、电影评论或Quora问答),从中选出三到五句最重要的句子,然后将其输入系统。
他解释道,这就是未来五年内搜索发展的方向。“到那时互联网将学会如何策展(curating,即策划、筛选并展示)和索引内容。”他说。十多年来,尽管网络内容急剧增长,但谷歌等搜索引擎的界面没有多大变化,这一现象正在改变。
“许多基于人工智能的策展服务将会涌现。”阿洛伊西奥预测说。有些专家认为,将来我们浏览网络时将不再依赖于搜索引擎蜘蛛或算法,而是靠模拟人脑的人工智能。
“Summly面临的真正问题是,在不远的将来搜索这种行为能有多普及?”《策展国度》(Curation Nation)作者、福布斯撰稿人史蒂芬·罗森鲍姆(Steven Rosenbaum)表示。
阿洛伊西奥本人的说法略有不同:“人类将改变范式,而机器将执行行动。”
当他发现任何人都可以为iPhone开发应用后,他下载了苹果的软件开发套装,又从亚马逊买来数本参考书,开始学习编程,并根据自己的试验不断调整编程方法。